乐文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难挡霸气小妻不好惹 > 第1066章 不是她的
    地板上的那根手指头还静静地躺在那里,没人敢去碰它。

    蔡婶终于把余婶从地板上拉起来了,两人躲得远远地缩在角落里面。

    谭倩跑过去,指着地板上的手指头对桑时西说:“就是这个!”

    谭倩是不敢多看的,可是桑时西居然走过去蹲了下来,伸手就将那根手指头给捡了起来。

    谭倩他们忍不住尖叫,桑时西把那根手指头捏在手里,仔仔细细地研究着,谭倩实在是不知道那根血乎乎的手指头有什么好看的。

    “我没骗你吧?他们把小鱼的手指头都给剁下来了,实在是太残忍了你赶快拿赎金给他把小鱼儿给救出来吧!”

    桑时西捏着手指头站了起来,刚开始桑时西看着还以为是个假的,但是拿在手里又看了看断层,这是一根真的手指头,不是假的。

    他将手指放进一个透明塑胶袋里,捏上封口,对傻站的角落里的余婶说:“把司机叫过来!”

    “叫司机做什么?”谭倩傻傻地问。

    桑时西不回答他,很快司机就来了,桑时西将手指头递给司机:“拿去医院验一下dna。”

    司机接过来转身就走了,桑时西上楼回房间去洗澡,谭倩就一直跟着他:“桑先生,你跟绑匪联系,你不会是要等检测结果出来才去救小鱼儿吧!”

    “我倒是想去救,问题是我去哪里救她?”桑时西在台阶上面站住了,扶一只手扶着扶手,回头看着谭倩:“没有任何一个绑匪跟我联系,我也不知道他们要什么?赎金是多少?你让我怎么救她?而且谭小姐,凭你对林羡鱼的了解,她的手指头有那么粗吗?”

    谭倩愣了愣,她刚才都被吓得魂飞魄散的,哪里还有心情去看那手指头是不是粗。

    “那个手指是小拇指,”桑时西冲她扬扬下巴:“举起你的手。”

    谭倩就举起了她的手,桑时西伸出手指了指谭倩的手指头:“你的手指头有那么粗吗?”

    谭倩现在回忆起来,好像是有点粗。

    她揉揉鼻子:“手指头都从手上剁下来了,那肯定形状会发生改变呀,你知道巨人观不?人死了之后他的尸体会变得很大。这指头变粗也没什么不可能。”

    “那也是人死了很多天之后,你觉得他们会剁下林羡鱼的手指放很多天,才把手指寄给我们?”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桑时西从她的身边走过去:“凡事都要冷静一点去去思考。”

    现在谭倩还怎么思考,她满脑子都飞舞着那根血呼呼的手指头好不好?

    再说有什么人能够比桑时西还要冷血?他哪里是冷静,他根本就是冷血无情。

    桑时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澡换衣服,刚才锻炼练的一身都是汗。

    dna检测这种东西现在技术越来越娴熟了,所以用不了很多天,两个小时就可以。

    桑时西虽然没有林羡鱼的dna可以比对,但是他可以跟林宁的比对。

    如果两个样本没有血缘关系的话,那就不是林羡鱼的。

    其实就算是不查,桑时西也知道那手指头不是林羡鱼的。

    他洗完澡换了衣服,过了没多久司机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告诉他比对结果。

    桑时西听完挂了电话就走到门口拉开门,谭倩还直刹刹地站在门口像是门神一样,眼巴巴地看着他。

    “桑先生,我刚才听到你的电话响了,是不是dna对比对结果出来了?”

    “请让让。”

    谭倩躲开,桑时西从她身边走过去:“对的。”

    “结果是怎样?”

    “还好。”

    “还好是怎样?”

    桑时西一边下楼一边系领带,他好像是要出去,谭倩寸步不离地跟着他,拽住了桑时西的袖子:“你不告诉我,我就不放手。”

    桑时西静静地看着她:“如果我用劲甩开你,你绝对会从台阶上面滚下去,有的时候威胁别人也要看看自己是否具有这样的能力。”

    桑时西快步下了楼然后丢给谭倩一句:“手指头不是林羡鱼的。”

    然后他就走出门了,谭倩松了一口气拍着胸口,一屁股坐在了台阶上。

    可幸手指头不是小鱼儿的,害得她刚才腿软脚软,小腿肚子都直转筋。

    余婶过来搀扶她:“谭小姐,既然我们大少爷都说那手指头不是林小姐的,你就放心吧,我们大少爷肯定会有办法救出林小姐的。”

    “有什么办法呀?他根本就不救。”谭倩从台阶上面站起来:“她不救,我去找人救!”

    咖啡馆里,夏至已经喝掉了两杯果汁了,伸长脖子翘首以待,终于看到了桑时西从路边的一辆车里下来。

    她向服务生招招手:“一杯美式,不加糖不加奶。”

    桑时西就是特别喜欢喝那种苦的掉牙的。

    夏至一直盯着门口,桑时西一踏进咖啡馆的门她就向他招手:“这里这里。”

    桑时西走过去在她的对面坐下来,夏至的第三杯果汁上来了,她拿着吸管嘬。

    “你把你的孩子当鱼养?”

    “喝果汁有营养啊。”

    “果汁的vc含量微乎其微,你想靠果汁来补充维c那你喝一鱼缸的也不够。”

    桑时西总是能让夏至在最短的时间内胃口全无,她停止了嘬果汁,咬着吸管看着桑时西:“白糖怎样?没有给你添麻烦吧?”

    “很麻烦,你把他接走。”

    夏至果然够了解桑时西,她就知道桑时西会这样回答,所以她才把桑时西约出来没有去他家。

    跟桑时西对话不需要寒暄,就直抒胸臆就行了。

    但是夏至得好好想想,这个口该怎么开。

    她还正在琢磨呢,桑时西就率先开口了:“你来的目的应该跟前几天爸的目的一样吧?”

    “啊?”夏至很善于装傻充愣:“爸来找过你吗?我不知道呀!”

    “那既然跟爸的目的不一样,没必要在这里谈了。”桑时西从座位上站起来。

    夏至嬉皮笑脸:“别这样,我给你点的咖啡还没上来呢,也等着咖啡喝完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