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美女校花的修真高手 > 《美女校花的修真高手》正文 第1510章 一个理由
    ♂nbsp;   若说岐州姬家的山水风景美如画,这真是一点儿都不夸张。无论是写意还是工笔,哪怕用成名画师的丹青妙手,却也描绘不出这等如梦似幻的人间仙境。

    夜色沉沉,琼楼玉宇上点缀着明亮的灯火,与漫天繁星交相辉映,雾霭就在触手可及的位置纠缠盘旋,更平添了无尽静谧的雅致。

    能有如此盛景,同姬家人世世代代的置身世外、韬光养晦密不可分。换言之,这数千年来,他们暗戳戳的避世隐居,苦心钻研的价值成果,也没拿来干啥正事儿,全用来改善生活条件了。

    布局风水,巩固灵脉,聚拢气运......分明是大西北寒冽的早春时节,凤鸣山上却是芳香吐露、四季如春。

    仅仅是凤鸣山上大大小小的符阵,就有成千上万!倘若换了一位半神强者来,开大招不要命的往里轰,只要不碰到林宇这种深谙符文阵法的变态,没有个七八年光景,也休想打到岐州姬家的腹地里来。

    铜墙铁壁、堡垒森严的世外桃源,绝对担当得起!

    论底蕴,西周皇族后裔数千年的传承,足以秒杀东方修真界的所有世家宗门,令得天岚宗、大道宗也要为之汗颜。能拥有这点儿小成就,再自然不过了。

    所以说,时间才是真正可怕的东西。能让高贵门庭变成破败茅檐,也能让寒门贫子渐次登高,鲤鱼跃龙梦。

    这一切,都在于底蕴的积累。这世间的名派大宗、武道世家,往往传承越久远,实力就越是深不可测,便是这样的道理。

    林宇这一行人,被视为最最尊贵的宾客,安排进了岐州姬家最为豪华的住所。

    若说连马桶都镶着金边儿,这纯粹夸张又扯淡。不过能够肯定的一点是,甭管屋子里的桌椅板凳、还是陈列摆设,任意一件拿到俗世社会,都将是价值连城的古董,还真就未必比不得黄金。

    窗框上都雕着繁琐又精美的花纹,处处透着精致细腻,如同小家碧玉的邻家少女,同这苍茫的西北区域,全然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画风。

    只不过,李月桐却是无心观赏。

    她正惨白着脸颊,紧咬着牙关,疼得满床打滚......

    “你怎么样!”张碧瑶奔过来,手忙脚乱的压住她,惊慌失措的嚷嚷,“先生!先生!你快来看看啊!她......她又要撑不住了!”

    李月桐头发散乱,光洁的前额沁着细密的汗珠。她紧绷的身子狠狠一阵,猛地吐出了一口紫黑色的血,反而觉得比方才舒服了许多。

    “不用......不用叫。”她牢牢抓住了张碧瑶的袖子,嘴角挂着血,满脸痛苦,“我知道......他就是想让我去哀求,他想践踏我的自尊,想居高临下的俯视我......我才不要让他得逞......”

    张碧瑶敛起秀眉:“你误会了,先生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

    李月桐凄凉的笑了笑:“阿瑶,他没说错,我带着你们进山......就没打算再活着回去。这一路上,每当我想一了百了,他就会出现......已经两次了。他不救我,我不怪他,非亲非故,我哪敢奢求这样的机缘。但他不让我死......就让我这么痛苦的忍受折磨,又是凭什么?难道非要我卑躬屈膝的求他,才......才能......”

    张碧瑶觉得李月桐的个性真是古怪极了,倔强又偏执,面对自家先生连句讨饶的话都不愿讲,面对姬彦淮那老东西的时候,你可是没有半点儿犹豫说跪就跪啊。

    自家先生那是什么人?骨子里就带着傲气,你这么高高在上的样子,还指望他会主动冲你伸出援手,这不是做梦嘛?

    张碧瑶轻声道:“你也别多想,或许先生的意思,只是让你多想想再做决定。你不了解我家先生,你不知道他经历过什么样的事,如果你能试着了解,你就会发现......”

    李月桐仰脸望着她,神情茫然:“什么?”

    “你就会发现......”张碧瑶把心一横,索性直言不讳,“你生或者死,服不服软,根本就不在他的眼里。换言之,他从来就没在乎过。我受过先生很多恩惠,是他给了我第二次人生,但你不能指望旁人主动为你付出,你最起码要给他一个帮你的理由。”

    李月桐虽然嘴上不承认,但却是满心希冀:“阿瑶,你有理由么?”

    张碧瑶沉默了一会儿,嘴角不自觉的泛起了弧度,甜甜道:“先生说,因为......因为阿瑶不一样,他想留住美好的东西。”

    李月桐紧攥住张碧瑶衣袖的那只手缓缓松开了,她不得不承认,在那一瞬间,心底翻涌起来的有羡慕、有嫉妒。哪怕此后许多年,她也清楚记得那股苦涩的滋味儿。

    是啊,理由,自己又有什么理由,让林宇来救自己呢?对于那等地位尊贵的大人物而言,自己算得了什么?

    蝼蚁罢了。

    “你别胡思乱想,吃了这枚丹药,好好睡一觉,我去找先生谈谈。”张碧瑶好言安慰,取出一枚纯白色的丹药送进李月桐的小嘴里。

    然后她又掏出手帕,帮李月桐仔仔细细擦掉了嘴角的血迹,扶着对方躺好,盖上了被子。

    转身之际,李月桐目光温和的望着她,忽而轻声唤道:“阿瑶。”

    “嗯?”张碧瑶扭过小脑袋,眸光泛亮,“怎么啦?”

    “你真是心好,要我换做是你,都不会管我了。难怪他那么诚心的待你,冒这么大的风险,都毫不犹豫的。”李月桐微微一笑,“谢谢,哪怕我真死了,也要祝福你幸福快乐、长命百岁......”

    张碧瑶不禁莞尔:“你啊,真是个傻姑娘。我们修真者,活到一百岁太容易啦。别想那么多了,我这丹药蛮管用的,快睡吧。”

    说罢,她摆了摆玉手,脚步轻缓的出去,反手带上了房门。

    屋子里陷入了一片黯淡,沁着兰草的芬芳。过了许久许久,方才响起了一声幽幽的长叹......

    距此不远的另外一幢古典小楼,熊四五正不厌其烦的开导:

    “小林,你听我说,这绝对不成,姬家人摆明了是没安好心,十有八九是借着这个由头,准备偷偷摸摸的暗算你......

    你这小子,怎么就水米不进呢?我比你年长这么多,吃了那么多盐,还能骗你怎么着?重狱你不是没下过,里面有多危险,还用我提醒你?姜师法被困了多少年?你别以为自己天资好,就能有什么不同......只要你还是先天境,就抗不住时空法则!

    你真困在里面了,我孙女怎么办?你说怎么办?你要让她守活寡不成?

    呜呜呜,你这个没良心的,怎么劝你都不听,伤透了熊爷爷的心......”

    晓以利害不成,最后直接搬出终极大招,开始耍无赖了!倘若熊四五是个女人,必定会将“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绝活儿演绎得淋漓尽致。

    林宇慢悠悠的品茶,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熊四五装模作样哭了一会儿,眨眨老眼,又探出手捅了捅林宇的胳膊问:“你就这么毫无反应?”

    “啊?”林宇偏过头来望着他,“你说啥?”

    熊四五:“......”

    费了半天劲儿,嘴皮子都磨破了,最后落得鸡同鸭讲、对牛弹琴,真气死个人了。

    咔嚓!咔嚓!

    身后传来清脆的声响,那是青萝蹲在椅子上嚼春卷。不得不说,岐州姬家不光风景好,东西也真的好吃啊,小妮子好像饿死鬼儿超生似的,从傍晚一直吃到了现在。

    熊四五心里本就不痛快,扭过头来摆出长辈的严肃面孔怒斥:“吃吃吃,就知道吃!亏我还夸你呢,紧要关头,除了吃就不会做别的!也不知道帮我劝劝这小子,吃这么多又有什么用!”

    咔嚓。

    青萝咬了一口春卷,半张着小嘴,愕然瞅着熊四五阴沉的大脸,神情茫然。

    “够了!不准再吃了!”熊四五劈手就把盘子夺了过来,闷闷不乐的嘟嚷,“小丫头片子,再撑坏了肚皮,让熊爷爷尝尝......”

    青萝那碧绿色的眼眸倏而瞪圆了,直勾勾盯着盘子,攥紧了粉拳,表情忿忿。

    熊四五扭头斜瞥了一眼,黑着脸道:“哎呦喂,小丫头片子,你想怎么着?还敢对熊爷爷动手不成?瞧你这小胳膊小腿儿的,我还真不信你......”

    砰!

    三分钟后。

    咔嚓!咔嚓!

    青萝仍旧乖乖巧巧的蹲在凳子上,开开心心的嚼春卷,心满意足。

    熊四五缩在旁边,委屈巴巴,眼眶两个大大的乌青。他绝对不愿意回忆,自己方才到底经历了什么。

    整个林家府都知道的规矩,除了林宇外的任何人,都千万别和青萝抢吃的,否则下场一定会很惨。

    动物都有护食的本能,抢狗的骨头还得挨咬呢。青萝纵然化了形,骨子里却还是妖,没有例外。

    以至于张碧瑶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熊四五着实吓了一大跳,忍不住道:“熊老前辈,这才一会儿不见,您怎么变成熊猫啦?”

    “咳咳,自己戳的。”熊四五拍了拍桌子,忿忿道,“这小子不听我的话,老子恨不得戳瞎双目!”

    林宇:“......”

    万年背锅侠就甩不掉了是吧?我坐在这里啥也没做、啥也没说,一口黑锅就从天降下来了,冤不冤枉啊......

    “熊老前辈说得没错。”张碧瑶走进来,柔声道,“先生,姬梦辰就不是个省油的灯,你不能为了阿瑶,孤身犯险。”

    熊四五终于找到了共鸣,忙不迭点头:“对对对,就是这么回事儿。小林,你想没想过,姬家人的血脉能够进入玄虚幻境,她要是带你进去,回头把你扔下自己跑出来了,那该怎么办?

    你已经是巅峰半神了,伴随着灵气复苏,未来更是不可限量。即便阿瑶的武道之路废了,又能怎样?完全无所谓嘛,你还保护不了一个姑娘?”

    林宇怏怏不快的撂下了茶杯:“这件事,我已经做了决定,你们不要再劝了。不远万里登上凤鸣山,你们觉得我会就此半途而废么?”

    “姬梦辰就是料到了你的性情,从来不肯吃亏,所以才会利用你。”张碧瑶轻声道,“我原本在疑惑,她那么高的修为,却甘愿压抑气机,换个人似的潜伏到我们身边,到底是为了什么。而今终于想清楚......先生,她是在观察你啊。这女人的手段绝对不简单,那玄虚环境里,必定是杀机重重、险象环生。”

    “我从没输过,这次也不会。”林宇神色变了变,直接挑起了另外一个话题,“阿瑶,我看你脸色不好看,怎么了?”

    张碧瑶知道林宇不愿意多谈,不由得满心无奈。

    “是。”她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眉眼低垂,“李月桐的情况,不太好。”

    熊四五摆了摆手:“那丫头体内有东西,早晚的事儿。咱们现在都被搅闹得焦头烂额,没闲工夫管她了。”

    林宇倒是始终未曾言语,表情仍旧寡淡。他是真的不在乎,众生疾苦多了,并非事事都管得来,更何况人家还未必领情。

    张碧瑶慢慢抬起俏颜:“我想知道,为什么几乎每个人都要说,唯有先生才能救她?难道说......先生有什么特别之处么?”

    “傻娃子,这还用问?天外陨火啊。”熊四五笑呵呵的一拍大腿,“那丫头的病,只有小林的天外陨火能救,除此之外,半点儿法子都没有。”

    张碧瑶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儿,自己还为此疑惑了好久。

    她正准备详问,却忽而瞥见敞开的房门外、空荡荡的院子里,凭空出现了一抹白衣倩影。

    正是笑意盈盈的姬梦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