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神通异世录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天交子时
    我们的客户端上线了,请您前往各大商店搜索“快眼看书”下载!

    “你年岁比我大些,修炼阵法术又是多年,你指望我一个初学者可以跟你比肩吗?”嬴洛倒是一点都没有因为慕容白的话而感到不高兴,反而还顺着他的话说道:“如果我现在的阵法术已经超越你了,那该哭的可就是你了。”

    “你。”虽然嬴洛这话有种在示弱的意思,但是还是让慕容白听出其中的嘲讽和嘲笑,不由的气结。

    慕容白觉得自己真的是命犯嬴洛,似乎命里克嬴洛的样子,她似乎知道自己生气的点,一直不断的惹他发火撄。

    慕容白也知道嬴洛用的是激将法,但是还是忍不住的生气。

    嬴洛自然是故意的,故意找准慕容白的爆发点刺激他。

    “哼,嘴上说的倒是挺溜,还不是要死在我手上?”慕容白冷哼了一声,恶狠狠的瞪了嬴洛一眼说道。

    “是吗?你就那么确定?”嬴洛反问了一句说道:“你觉得我事先那么久就知道灵巫界要偷袭的消息,我会什么都没有准备吗?”

    嬴洛这话说的让慕容白心里不由的咯噔了一下。

    原本他们已经计划好怎么同时袭击其他几州的,怎么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的偿。

    但是此时的情况,却让他们反倒是措手不及了,因为现在相当于变成了他们在明而嬴洛他们在暗。

    这么看起来,情况对他们是相当的不利。

    因为他们不知道,在这几个月之中,嬴洛他们还准备了些什么?

    之前那些削弱他们战力的阵法就算是前戏了,之后还有什么,还会有什么,都是他们不得而知的。

    “你们想做什么?”慕容白阴沉着脸问道。

    “哈哈!”嬴洛听到慕容白问这样的话,不由的觉得好笑:“是你兵临城下,你问我们想做什么,你不觉得这话说出来就很搞笑吗?”

    嬴洛说完之后朔夜他们也不由的跟着哈哈大笑起来,心想着,这慕容白是不是被嬴洛那虚张声势的模样给吓到了?否则怎么会问出这么蠢的话出来呢?

    其实慕容白问出那句话之后,就已经是后悔了,没有想到听到朔夜他们的嘲笑声,让他不由的怒火中烧,恶狠狠的瞪着嬴洛,自己真的是被她给绕的自己都中套了。

    被慕容白这么狠狠一瞪,嬴洛觉得自己也是很委屈的,明明就跟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话是他自己说的,又不是她指示的,瞪着她做什么啊!

    但是虽然嬴洛是这么想的,但是嘴角却不由的微微上扬,一切的一切都还在她的预料之内。

    慕容白这个人自负的很,觉得自己最厉害,而且觉得自己算计的也很厉害。

    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来的很突然,突然的让慕容白有点措手不及。

    这样的感觉让慕容白整个人都开始有些烦躁,所以才会那么容易的掉入嬴洛的圈套之中。

    慕容白是想要让自己平静下来,但是嬴洛总是能够一句话就挑起他所有的怒火。

    慕容白也来不及多想了,反正想什么都什么,阴沉着脸,看了嬴洛一眼,对着灵巫界的那些士兵说道:“进攻,一个不留。”

    虽然刚才是有一些失误,但是慕容白的本事,可还在那里啊,那些灵巫界的士兵也是以武为尊,对慕容白的话也是十分的听从的。

    “呀呀呀!”灵巫界的那些士兵们再一次激动热血的朝着城门攻击而去。

    而嬴洛却很淡定的扬了一下手,她的身边城墙上面,立刻就换了一批人,因为什么都没有做,让人看不懂,也看不出来这是什么意思,而这些人又是做什么用的。

    慕容白不由的眯着眼睛,时刻的注意着嬴洛这一点的动静,但是嬴洛却很淡定,就冷眼的看着灵巫界的那些士兵朝城门攻击而来。

    似乎一切都在嬴洛的掌控之中一样,似乎一切都是意料之内一般。

    等到灵巫界的那些士兵来到城楼下,马上就要发动攻击,攻击城门,还有想要从城墙的位置爬上来的时候,嬴洛动了。

    只见嬴洛原本那扬起的手指,不由的往下按了一下。

    就看到原本站在嬴洛身边的那些人,身上开始泛起了玄气,伸出手,掌心之上慢慢的出现了一个阵法的图案。

    没错,这些都是墨门的阵法师们,因为无法确定他们的玄力对他们是否有效,但是嬴洛可以肯定的是阵法对他们是有绝对的作用的!

    只见这些阵法师炼成一排,阵法在空中显现出来,触发的瞬间,从阵法中打下了无数的流火箭雨,密密麻麻的犹如雨水一般,只要你在那里,那你就绝对没有可以逃脱的空间。

    这个也是,而是这里的箭雨的箭尖上面还是带着流火的,对这些灵巫界的士兵来说,可是个绝佳的魂飞魄散的好东西啊!

    “啊!”

    “救命啊!”灵巫界那些带头来突破的那些士兵的惨叫声此起彼伏的又层出不穷的。

    看着这个流火箭雨对他们的伤害值还真的是很大,一下子下来,直接可以消灭一群人,群攻技能就是这么牛逼,不解释!

    皇陵城这一边的人,看到嬴洛这么有条不紊的指挥着,而且大家都还没有活动开,而灵巫界却已经再一次的损失了三分之一的兵力。

    这对他们来说,可是一个绝佳的消息。

    原本他们听说了灵巫界的恐怖,还觉得有些人心惶惶的。

    但是今天看嬴洛这么指挥,这么打,打的灵巫界的那些人毫无招架之力,心里也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顿时觉得灵巫界也没有什么厉害的,他们帝后一个人,就能够灭掉这一群人。

    或许该说嬴洛厉害的,不过这灵巫界也弱的厉害吧!

    如果嬴洛知道有些人的心里是这么想的,一定会笑话他们太天真了。

    她不过只是刚好知道了一些能够克制灵巫界的方法和形式,但是这样都只能维持一会,所以,只能趁着这个时候多解决一些人,接下来真正要交手的时候,才不会显得太过于弱势了。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理解嬴洛的这个想法。

    心里就已经坚定的认为,灵巫界不过如此了。

    慕容白看到嬴洛又是用这一招来攻击灵巫界的士兵,眉头皱的极深的。

    说了不要班门弄斧,他不好好的教训一下嬴洛,她都不知道收敛。

    嬴洛的眼神同样也是紧紧的盯着慕容白的,慕容白一有动作,嬴洛就知道,他要破阵了。

    嬴洛也不由屏住呼吸,也暗暗的做着准备,虽然她并不知道慕容白到底是要做什么。

    只见慕容白的周身散发着一股黑色的气息,衣摆不由的跟着摆动起来,身体周围竟然还多了两道光圈,倒是让慕容白整个人看起来都厉害了不少。

    嬴洛还是看不懂慕容白的举动,也不知道他会用什么阵法。

    因为慕容白天赋异禀,虚无子的那些阵法早就无法满足他了,他有自己的一套独有的很凶残的阵法。

    那种用别人的生命作为祭品祭出来的阵法。

    就正如嬴洛所想的那样,从慕容白的头顶上出现了一个图案其他,却发着黑气的阵法。

    而那些黑气犹如旋风一般的绕着阵法图的圆形旋转着,形成一个巨大的,具有强大的吸引力的飓风,直接将灵巫界的那些士兵们全部都吸入其中。

    真的是全部,他们现在眼前所能看到的全部,都吸入其中。

    “他们这是互相残杀吗?”看到这一幕的朔夜,不由的有些目瞪口呆,不明白慕容白这样到底是在做什么?

    “什么互相残杀,是慕容白单方面的屠杀,好吗?”桀雾不由的纠正了朔夜的说法。

    “慕容白自己炼制的阵法,都是这样的凶残。”洛时臣不由的摇摇头说道:“上次也见过一次,他喜欢用别人的生命来祭阵法。”

    “这样用人的生命祭出来的阵法,是不是力量更加的强大了?”燕无殇也不由的开口说了一句。

    嬴洛点点头说道:“确实,这样祭出来的阵法,力量确实是难以估量的强大。”

    嬴洛知道,定是这慕容白,尝到了这种形式下的阵法的强大力量,才会这么的热衷。

    这种人,从来不把别人的生命当回事,这样的形式对他来说,也不过仅仅只是形式。

    以前对那些活生生的人都能够下得去手,更何况是这些魂魄呢?

    慕容白用起来,那更是一点都不手软啊!

    嬴洛就是有一点想不明白了,慕容白这样凶残成性,竟然还有那么多人对他那么尊崇,真的是只看力量的强大,其他的都不在意了吗?

    不过,他们尊崇慕容白,又能够怎么样,对他再好,最后还不是只能成为他手中阵法之中的一个祭品吗?

    嬴洛摆摆手,让那些阵法师们一起往后退一步,因为灵巫界的那些士兵们,已经都成为了慕容白阵法之中的一个祭品了,那么他们阵法就不需要了。

    因为没有需要对付的对象了。

    而对付慕容白的话,这样简单的阵法,绝对是起不到什么作用的吧!

    嬴洛是有想过要不要去打断慕容白阵法的触发,但是却看到从慕容白头上的那个阵法形成的黑气旋风,同样也在他的身上形成了一个保护罩。

    嬴洛想着,这个防护罩应该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破掉的吧!

    虽然嬴洛是知道的,但是还是不死心的想要去尝试一下,毕竟有些事情还真的说不准的,不是吗?

    嬴洛站在城楼的最高处,抬手从自己的掌心打出一道玄力,朝慕容白的身上打去。

    一如嬴洛所想的那样,嬴洛的攻击打在慕容白的身上,完全没有用,而且还被弹开了。

    嬴洛的举动让大家不由的看向嬴洛,她这个攻击强不强的,弱不弱的,这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试试,他会不会就只是纸老虎,一掌就能打死。”嬴洛似乎看出了他们心里的想法,很直觉的回答了一句。

    “可能吗?小祖宗,你在想什么?”

    听了嬴洛这话之后,大家都忍不住想要吐槽了,想想都知道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好吗?

    “谁知道,说不定呢?”嬴洛的表情可傲娇了:“你要相信,这一切皆有可能啊!”

    虽然说嬴洛这话说的没毛病,确实是一切皆有可能。

    但是这个可能性还真的是不大可能的,好吗?

    嬴洛其实心里也是知道的,但是就是不死心的想要去试一试,可以称之为强迫症。

    嬴洛他们这也才说两句话的功夫,慕容白那边的阵法的力量更加的强大了。

    天边的云都跟着一起旋转着移动,天色都不由的黯下来了,电闪雷鸣的,好像要发生什么大事了一般。

    嬴洛他们不要的抬头往天空看去,就看到天色暗沉的可怕,似乎整个天都要塌下来了一样,有种压着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只见从那层厚厚的乌云之中打下几缕亮光,听到一声响彻天际的龙吟声,嬴洛便知道是什么了。

    龙吗?慕容白的阵法,就是为了召唤龙吗?

    嬴洛看着从云层之中慢慢探出一个大大的龙角,紧接着就是庞大的身体。

    一条巨大的黑龙,身上慢慢的都是怨灵的气息,就这样甩头摆尾的破云而出,腾空在空中,一阵龙吟,就能感觉有种地动山摇的味道。

    城楼上的那些人,原本还觉得灵巫界的威胁力一点都不大,一个个都已经很放松了。

    却没有想到,一群灵巫界的士兵,都比不上一个慕容白来的有震撼力和畏惧的。

    慕容白现在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煞气十分的瘆人,而且他的眼神凶狠,面目有些狰狞,一张姣好的脸长在他身上,可以说是浪费了。

    这一条黑龙,真要打起来,那绝对不是对手啊!

    嬴洛甚至都来不及喊他们快点撤退,就看到那条巨大的黑龙,朝着他们的方向俯冲过来。

    速度十分的迅速,快到让人根本来不及反应什么。

    但是嬴洛还是很快的反应过来,抬手直接触发出一个大范围的防御阵法。

    毕竟这个城楼上面,人那么多,嬴洛自然是能保几个是几个了。

    朔夜他们自己也释放出玄力,来护着自己的身体。

    所以在那条巨大的黑龙迅猛的俯冲过来的时候,嬴洛那个巨大的防御阵,竟然仅仅只能挡住黑龙一次的攻击。

    嬴洛就听到自己的阵法有破碎的声音了,但是还好的是,这个阵法还没有裂开。

    就趁着这个空档可是有不少人都慌张的跑下城楼。

    而刚才嬴洛的防御阵法没有荫庇的地方所在的那些人,竟然不堪承受黑龙的一击,瞬间吐血倒地而亡。

    这是嬴洛这边除了之前的那个不听话自以为是的小分队之外的第一个死亡。

    这样压倒性的力量,还真的是让人不由的有些心惊胆战的了。

    嬴洛也是心里一惊,这样强大的力量,还真的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承受了。

    “哈哈哈!”看到嬴洛他们此刻略显狼狈的模样,慕容白就觉得一阵的痛快:“嬴洛,你也不过如此,你在阵法上的造诣不过只是借助那个死老头的力量,否则,就凭你的资质,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成为高级阵法师。”

    慕容白一想起来自己当时费劲心思想要得到的虚无子坐化的内丹被嬴洛吃掉的事情,就不由的恨得牙痒痒的:“我但是真的该折磨死你。”

    知道内情的人,自然知道慕容白在说的是什么事情。

    但是不知情的人却不由的好奇的看向嬴洛,不明白慕容白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之前还师兄小师妹的叫着,现在又说什么折磨死的话,还真的是越听越让人搞不懂了。

    慕容白不提这件事情还好,一提嬴洛的眼神之中多了一抹戾气,身上也多了一抹煞气。

    “可惜你终究是输给我了,最后死的那个人不是你吗?”嬴洛不由的冷冷的嗤笑了一声说道:“不管怎么说,在极寒之地的那一场较量,是你输了,而且还输的很难看。”

    “如果不是有虚无子那个老东西帮你,当时死的就是你了。”慕容白越说身上的戾气就越重,恨不得冲上要嬴洛好看。

    嬴洛看着慕容白,冷笑了一声说道:“可惜,死的是你,就算你现在卷土重来了,又能怎么样?就凭这一条黑龙?”

    嬴洛这话说的十分的不屑,而且还有些蔑视,似乎一点都不将这条巨大的黑龙放在眼里。

    慕容白隐忍着自己的怒气,瞪着嬴洛,似乎在等着爆发的那个节点。

    而朔夜他们不由的凑近嬴洛,小声的问道:“小祖宗,这条黑龙你有把握解决了?”

    “我是神吗?人家那战斗力你没有看到吗?”嬴洛同样压低了声音,没好气的说了一句:“我哪里那么厉害,能把那怪物打趴下啊!”

    嬴洛对自己还是十分的有自知之明的。

    “那你刚才说的那么不屑,说的好像你一只手就能拍死那只大黑龙的呢?”

    桀雾也听到嬴洛和朔夜的对话了,也不由开口跟着一起吐槽嬴洛道。

    “打不过也要在气势上压倒对方啊,怕什么?吹牛不可以吗?”嬴洛说的义正言辞的,说的让他们根本就无法反驳了,真的是很有道理不是吗?

    确实吹牛说大话什么的,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经过今天,朔夜他们几个对嬴洛的认知更加的深刻了一些。

    嬴洛不仅有实力,还有这种虚张声势的绝对气势,说的话都跟真的一样,差一点大家就都信了。

    嬴洛倒是不觉得有任何不妥的地方,你知道自己打不过,你当然也要装的自己打得过啊!

    不然自己都输给自己了,还打个屁啊!

    有些事情啊,也不是不能想想的啊,说不定就真的犹如自己所想象的那么美好的呢?

    当然了,理想很丰满,现实是很骨感的啊!

    朔夜他们几个因为嬴洛的话而觉得有些哭笑不得,而慕容白也在顾自的酝酿着情绪,似乎在等待最佳的突破时机。

    “注意了,要来了。”

    因为嬴洛刚才说的那些话,朔夜他们有些分神,嬴洛感觉到慕容白周身的气息在发生变化,不由的开口提醒,更加的防备起来了。

    嬴洛看了一眼慕容白,又看了一眼在空中蠢蠢欲动的那条大黑龙,心里不由生出了一个想法,如果对手只有这一只大黑龙的话,或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