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极品男保姆 > 第178章 就怕他这样
    “没事儿,谁都看不见!”王大麦似乎早有准备,回身就从摩托车后备箱里拿出一块雨布,哗啦一下子抖开了,铺在了一株低矮的灌木丛旁边的草地上,说了句:“只要躺下就没人看见了……”说完,不由分说,就拦腰将辛秀抱起来,直接放在了那块展平的雨布上,并且麻利地伸手就要来解开辛秀的裤带……

    面对这样的局面,易容成辛秀的唐瑭知道直接的后果是啥,假如真的是辛秀本人,来了大姨妈的话,估计这家伙再急功近利也不会真是跟她生米煮成熟饭,可一旦发现没来大姨妈,那一定顺势一个铺天盖地的虎扑就会直接扑上来了了他的那个心愿……

    可问题是,自己是个男人,是临时用意念易容易容成了辛秀的样子,其他还都没变成跟辛秀一模一样,一旦被他解开了裤带,发现了庐山真面目……

    天哪,他一定精神崩溃,觉得自己是见鬼了,或者大惊失色地问辛秀,原来你是个大男人呀——屁滚尿流落荒而逃都是轻的,估计他与辛秀之间可能彻底告吹,那自己岂不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毁了一桩婚事嘛……

    俗话说,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假如不阻止王大麦如此激动的行为的话,一旦被他发现了真相,后果一定不堪设想!

    所以,就在王大麦急吼吼地解开了易容成辛秀的唐瑭的裤带,就要往下扯掉,倒要亲眼看看辛秀说的是真是假的时候,易容成辛秀的唐瑭只好默念起了意念致痛的咒语,瞬间王大麦就哎呀一声双手抱头,直接躺在地上打起滚儿来……

    “大麦哥这是咋了呢?”易容成辛秀的唐瑭还假装这是出了什么意外,十分关切地这样问道……

    “我的头……”

    “你的头怎么了?”

    “我的头就快疼死了……”王大麦边在地上打滚儿边这样叫道。

    “哎呀,我送你去医院吧……”易容成辛秀的唐瑭假装关心地这样问道。

    “不用不用……也许缓一会儿就好了……”王大麦哪里肯这样的时候因为头疼就中断了跟辛秀生米煮成熟饭的绝佳机会呢,就咬牙坚持这样说道。

    “咋了,缓过来你还要跟我生米煮成熟饭啊……”一听这家伙还是没忘了这件事儿,易容成辛秀的唐瑭真有点拿他没办法了似乎。

    “那是必须的呀,二十万已经给到你手里了,也许明天你娘就变卦了,所以,务必在今天,也就在此刻,咱俩必须……”尽管王大麦此刻还是头痛欲裂,但还是坚持这样说道。

    “可是你现在这样了,还咋跟我做这些呢?”易容成辛秀的唐瑭在心里评估还要不要加大咒语的力道,假如再加大的话,生怕过火了,导致他大脑神经的局部损伤,变成个二傻子,可就彻底坑了辛秀一辈子了,所以,不敢轻易再加大力道,而是这样问道。

    “不打紧,我很快就会好起来的——我之前从没这样过,可能是刚才太激动了,才这样的吧……”王大麦还寻找为什么会突然头痛欲裂的原因。

    “大麦哥呀,假如我现在已经不是姑娘身了,是不是就不用非得你亲自把生米煮成熟饭了呢?”易容成辛秀的唐瑭似乎有了一个可以不被他逼迫非得今天跟自己办事儿的说法,就这样问了一句。

    “咋了,你什么时候不是姑娘身了呢?是谁拿走了你第一次呢?”王大麦似乎真的受了打击,立即这样问道。

    “我是说假如……”易容成辛秀的唐瑭一听他反应这样强烈,觉得自己的这个假设可能会让对方受不了,就马上这样自圆其说道。

    “假如可不行,必须让我亲眼看看,你现在到底还是不是姑娘身了……”王大麦完全不听对方的解释,似乎更要除掉她的裤子看个究竟了……

    “咋了,我若不是姑娘身了,大麦哥就不要我了?”易容成辛秀的唐瑭心有余悸的是,假如辛秀本人真的不是姑娘身了,回头再与王大麦见面的时候,岂不是跟他也没了缘分吗?所以,替辛秀本人这样问了一句。

    “那要看你的姑娘身是怎么丢的……”王大麦居然还有差别对待。

    “怎么丢的大麦哥能不计前嫌还要我呢?”易容成辛秀的唐瑭还真有点好奇,在什么情况下,辛秀的姑娘身丢了,能得到王大麦的原谅。

    “比如一些剧烈运动之类的弄坏了姑娘身,我就可以接受,可若是被某个男人,比如那个信用社的副主任,或者是副镇长的小舅子之类的给拿走了,那我可就……”王大麦还真就说出了自己承受的范围……

    “可是你咋能区分开我是因为剧烈运动丢的姑娘身,还是被其他男人给拿走了姑娘身呢?”易容成辛秀的唐瑭索性将这个问题问个彻底明白……

    “这个……我也分不清,那就全凭你良心说话了吧,假如你想欺骗我,我也没办法,但假如你真想做我未来的老婆的话,就一定别骗我……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否则被我知道真相的话,我可饶不了你!”王大麦再次说出了自己的底线何在……

    “假如我真的是被别的男人拿走了姑娘身,而你因此不要我了?我就只能跟那个男人结婚了,那岂不是便宜了别人?”易容成辛秀的唐瑭又做出了这样的假设。

    “假如真是那样的话,可能得给我几个月时间,等我过来那个劲儿之后,也许还能接受你吧……听你这话的意思,极有可能已经不是姑娘身了吧,不行,我务必亲眼所见才行,否则的话,我肯定再也茶不思饭不想,夜不能寐再也不得安宁了……”王大麦说着说着,才反过劲儿来——还啰嗦啥,除了裤子掰开了一看就什么都一目了然了!

    “那假如你看过之后,我真的不是姑娘身了,你是不是立即抛下我,然后几个月之内就不再见我了呢?”易容成辛秀的唐瑭一看他情绪很激动,就又这样问了一句。

    “那要看情况了……”

    “看什么情况呢?”

    “假如我还是特别喜欢你,可能就当什么都没看见,直接扑上去跟你好在一起,然后,就当你这锅生米是我给煮成的熟饭……”此刻的王大麦,强忍着剧烈的头痛跟辛秀对话,似乎也有些费劲,所以,回答这样问题的时候,也就不假思索,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那大麦哥喜欢我到什么程度呢?”易容成辛秀的唐瑭再次想知道,这样的情况下,王大麦究竟还要不要达到他那个执着的目的。

    “现在还不好说,还要亲眼看到再说……”说完,王大麦再次努力要扯掉辛秀的裤子,查明真相……

    到了这个时候,易容成辛秀的唐瑭再也没别的选择了,但又不敢继续加大意念致痛的力道,生怕将他弄成武馆那个外号麻杆的家伙一样的二傻子,坑了辛秀一辈子,所以,只能转换打法,用了最高级的意念控制,将他的行为给阻止,让他心里干着急,但手脚就是不听使唤了……

    “哎呀,我的手咋动弹不了了呢?”王大麦完全想象不到,自己这是被对方用了意念控制导致失去了行动能力,只感觉自己手就像是麻痹了一样,成了摆设,想要做啥,完全不听他使唤了……

    “大麦哥呀,我看你现在一定是病的不轻,这样吧,你就在这里等我,我骑上你的摩托车到镇医院去交给医生过来,看看你到底突然得了什么怪病……”易容成辛秀的唐瑭知道他此刻到了什么程度,也下定了决心尽快离开这个几乎无法摆除的家伙,争取宝贵时间去做自己该做的事儿,所以,直接留下了这样一句话,起身就要离开……

    “你不能离开我呀……”王大麦绝望地这样央求说。

    “你都这样了,我不去找个大夫给你看病咋行呢?”易容成辛秀的唐瑭边起身整理衣裤,边这样回答说。

    “我是怕你——一去不返,再也不理我了……”王大麦此刻心里极度沮丧悲哀,所以,才会这样说道。

    “放心吧,我骑上你的摩托车,很快就会回来的,你就躺在这里等我吧……”易容成辛秀的唐瑭似乎一句话都不想多跟他说了……就这样安抚说。

    “可是我记得,你从来都不会骑摩托车呀,我曾经多次想要教你,可你就是不学呀,咋今天就能自己骑车去镇里帮我找大夫去了呢?”都这个时候了,王大麦还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经常看你骑车,也就暗中学会了呗……”易容成辛秀的唐瑭还真差点儿就不知道怎么回答她这个问题了,还好灵机一动,这样回复说。

    “那你可多加小心啊,千万避开对面的车辆,你可千万别再出事儿了呀……”已经感觉自己无能为力的王大麦,也只能这样叮嘱辛秀了……

    “放心吧,我肯定没事儿——不信,我骑上你的摩托你看我离开,就知道我会不会出什么危险了……”易容成辛秀的唐瑭边说,边戴上头盔,启动那辆春风夜猫的摩托车,轰了几下油门儿,然后,十分潇洒地将车子绕着王大麦开了两圈儿,然后说了句:“这下放心了吧……耐心等我回来吧……”

    这样喊完,易容成辛秀的唐瑭加大了油门儿,将摩托车开出了树林,上了马路,风驰电掣地一溜烟离开了……

    看着辛秀如此潇洒地骑车离开的背影,王大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之前咋就没看出来,辛秀还有这样的庞大潜力呢?加上她今天的种种表现,着实令他百思不得其解,只好躺在那块雨布上,仰望蓝天白云,不知道辛秀什么时候能找个大夫到这里来给自己看到底得了什么怪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