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盖世 > 第一百零四章 穷寇也追
    旁边石洞。https://

    祭魂球散发出清濛光幕,除了遮蔽灵魂探知,还能起到安神静心作用。

    然而,洞穴内的所有人,都做不到静心。

    初始时,众人都担心虞渊会被一位月魔击杀,会在转瞬间死亡。

    若非李禹力排众议,并且拿出虞渊的那番话,大家应该已经冲出去了。

    局势,骤然间巨变。

    能听到声音的众人,通过虞渊刻意高昂的话语,得出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结论——那位特意寻来的月魔逃离了,而虞渊正在追击。

    这是什么情况?

    “虞渊,绝对没有挥出那一剑!”

    面对众人惊诧眼神,李禹沉吟了一下,斩钉截铁道:“那一剑挥出,夺舍残月城的月魔,必死无疑!相比较之前那位,他弱了太多。”

    “那你能告诉我,没有挥出那一剑的虞渊,凭什么能惊退那位月魔?”蔺竹筠轻声道。

    李禹摇头,“不清楚。”

    “会不会?”苏妍眉梢一动,忽然有了猜测:“弱小的那个月魔,会不会知道有埋伏,故意示弱,诱虞渊从这方区域移开?”

    此言一出,众人都微微变色。

    大家都下意识地认为,苏妍的判断,最为贴近事实真相。

    不然的话,解释不通。

    “糟了!”赵雅芙霍然而起,就要冲出石洞,“定然是月魔的算计,我们现在不能坐以待毙,要冲出去救他。”

    “不必。”拦阻她的,不是李禹,不是别人,而是詹天象。

    詹天象一只手轻轻按来,掌心金光吞吐,将她扣留原地,等她回头时,才说:“我觉得,虞渊如果没有把握,绝对不会穷追不舍。你们都认为,那月魔是诱虞渊远离,可我有不同意见。”

    “什么?”有人道。

    “我认为,月魔是真的恐惧。”詹天象神态自若,“月魔不恐惧死,他恐惧的是,没有意义的死亡。就是虞渊不需要挥出那一剑,一样能击杀他。而且他应该看出,握着妖丹的虞渊,还在迅速恢复力量。”

    “虞渊,蕴灵境初期,还受了伤,不挥出那一剑,凭什么能令月魔惧怕?”有人悄悄插话。

    众人一看,发现竟然是角落中的樊离。

    一道道不满的目光,旋即望了过来。

    樊离一脸无辜,“为什么这样看我?我只是陈述一个事实罢了。”

    “李禹,你是觉得冲出去,还是等候?”詹天象不理睬他,而是征询李禹的意见,“我先声明,我认为应该继续静观其变,再等等看。”

    “你对虞渊最有信心,且最熟悉他,你都这么说了,我自然认可。”李禹表态。

    他一表态,虞菲菲和辕霆,都不好多说什么。

    于是,众人在石洞内,继续安静下来,用心去听。

    听外界的动静,听虞渊会不会有新的讯号传递。

    ……

    “呼哧!呼呼!”

    劲爆猛烈的灵气,环绕在虞渊周遭,涌动如风暴漩涡。

    四面八方的灵气,不论驳杂的,还是浑厚精炼的,全部受到牵引,呼哧呼哧地,飞逝而来,注入其中。

    虞渊惊奇的发现,这片灵气暴乱的禁地,当真是他的洞天福地。

    他静坐着,修行“煞魔炼体术”时,涌动疯狂暴乱的灵气,会在元胎之身的状态下,钻入他毛细孔,破坏他血肉筋骨。

    可在他,不是静坐,而是活动状态,去激发“煞魔炼体术”时,突发惊人变化。

    暴乱涌动的灵气,在他活动时,只是围绕着他,而并没有亡命地,朝着他体内乱窜。

    更加神奇的是,暴乱的灵气,一圈圈地,其实有着玄妙而细致的分层。

    最外层,灵气的波动,最为夸张而恐怖,各类毒素、渣滓,也最为浓郁。

    可越往内层,灵气竟然愈发精炼,愈发的浑厚,并且可以直接吸纳!

    那些精炼、纯粹的灵气,不是破坏他的血肉筋骨,而是和妖丹的气血糅合,帮助他恢复,温养着血肉筋骨。

    仿佛,因“煞魔炼体术”而造成的风暴漩涡,疯狂的转动,起一个洗涤净化的作用。

    “这魔决,竟然有如此妙用,我前世只是单纯的将魔决记忆,没有修行过。煞魔炼体术,又属于灭门的煞魔宗,我根本不知其中玄妙。”

    “修行了,恰巧在这方最适合煞魔炼体术的土壤,方知此魔决的玄奇和强大!”

    虞渊两眼放光,觉得真是捡到宝了。

    一动一静,“煞魔炼体术”竟截然不同,神妙到不可思议。

    “还要逃么?”

    虞渊在风暴漩涡中,看着那位褐衣青年,“你是想将我,带到你主人面前?嘿,你有这个实力吗?”

    褐衣青年,猛地定住,并转身看向他,“你似乎,根本追不上我。”

    “你不该停下来。”

    虞渊灿然一笑,笑容冰冷无情,如一柄剑。

    他的天魂,已无比敏锐地,觉察出风暴中央存在着的“煞气”。

    那些“煞气”蕴含死亡恐惧、残暴厮杀、仇恨天地、怨毒无比的诸多负面的情绪。

    此刻,在那褐衣青年回头,凝望他的时候,他尝试着去运用那些“煞气”。

    “去!”

    他心中默念。

    “刺溜!”

    一道灰蒙蒙的气流,从那风暴漩涡内,骤然飞出。

    灰蒙蒙的气流,便是“煞气”的凝聚,是随着虞渊的狂奔,随着风暴漩涡的运转,而慢慢吸纳聚涌而成。

    之前,“煞气”不成规模,虞渊只能稍稍感知。

    直到那褐衣青年停下,“煞气”在虞渊的天魂体悟下,仿佛完全成型,他才试着动用。

    竟然真的可以!

    飞逝的灰蒙蒙气流,肉眼可见,比虞渊,比那狂暴的漩涡快了太多太多。

    褐衣青年,眼看一道气流飞来,眯着绿幽幽的眼睛,去凝视时,忽地魂灵巨震。

    无尽的恐惧、怨恨、死亡等等情绪,像是深海般,直接涌入他的魂灵,让他在那灰蒙蒙气流尚未接近时,便魂灵和血肉分裂。

    因为,那血肉并非他自身,契合度不够,才会瞬间被击溃。

    数百个绿色光烁,突然直接从褐衣青年头顶飞出,要四散而逃。

    这一刻,灰蒙蒙的气流,突然淹没过去。

    绿色光烁,都被灰蒙蒙气流裹着,如沙砾,沉在气流的河底,先光芒闪耀,再一点点地,逐个黯灭。

    属于那位月魔的气息,也似乎正慢慢地,消散于天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