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爷是病娇,得宠着! > 327:噢,是‘激’情啊!(一更)
    叮——

    苏卿侯手机上的计时器停下。

    炸弹解除!

    果然是011,专门克他。

    苏卿侯舔了舔嘴角的血,一脚踢在江织胸前,江织也不躲,随即还他一拳,两人同时往后倒,下一秒,房间里突然灯亮,照着两张漂亮的脸,都挂彩了。

    外面,警笛响了,门被踹开,一个穿着便服的年轻男人手里拿了个警棍,一身的正气凛然:“警察,都举起手来!”

    地上两个人,同时站起来,又干上了……

    警察:“……”当他是空气吗?

    零点十分,柏杨路423号。

    周徐纺把苏婵捆起来扔在了外面,然后对温白杨说:“这些人是冲着我来的。”她很内疚,“对不起白杨。”

    温白杨摇头,用手语说:“不用抱歉,我们是搭档。”

    她们是搭档,不用多说。

    不过乔南楚有话说,但得找江织谈。

    “人怎么样了?”乔家老爷子急急忙忙进来了,“有没有受伤?”

    温白杨立马把抓着乔南楚衣服的手缩回去,刚想站远一点,乔南楚一只手放在晚腰上:“没受伤,已经很晚了,爷爷,您身体不好,早点回去歇着。”

    乔泓宙横了他一眼:“你觉得我还睡得着?”一肚子的火气都压着,没发,目光只在那姑娘身上瞧了一眼,就挪开了。

    越看越觉得年纪小!

    温白杨上前,乔泓宙看不懂手语,她没法道谢、没法道歉,只能深深地鞠躬。

    “好好养身体。”语气还算关怀,乔泓宙这么说了一句之后,又冷脸了,“南楚,跟我过来。”

    “徐纺,帮我照顾一下白杨。”

    周徐纺:“好。”

    乔南楚跟着老爷子出去了,特种大队的人还没走。

    乔泓宙疾言厉色,说:“道歉。”

    乔南楚上前,弯下腰,郑重其事地道歉:“魏伯伯,刚刚是我混了,对不住。”

    老魏摆摆手:“人没事就好。”

    “各位,谢谢了。”乔南楚对着特种队和拆弹组的兄弟们敬了个军礼。

    来的都是军人,不讲客套的,吆喝着说下次请客。

    乔南楚应下了,哪止请客,这个人情,他欠下了,以后得还。

    “老爷子,那我就回去了。”

    乔泓宙对老魏说:“明天我过去跟你喝一杯。”

    这么麻烦人家,得登门道谢。

    老魏是个豪爽的,又是老爷子的旧部,好说话得很:“客气什么,走了。”

    那头,老魏带着人刚走,

    这边,乔泓宙一脚踹过去:“看你干的混事!”

    乔南楚也不躲,就站着挨揍。

    乔泓宙不解气,又踹了一脚,铁青着个脸:“挑个时间,带她回老宅。”

    这是松口了?

    “您同意了?”

    “我同不同意有什么用!”老爷子自然是气的,板着脸,怒目圆睁,“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就等着我另外半只脚也迈进棺材,到时没人治得了你了,你就可以随心所欲了。”

    乔南楚的确这么想过,等老爷子百年之后,他也就没顾忌了。

    “爷爷,我是真想跟她过。”

    硬脾气的家伙也口气了,求人似的。

    出息!

    乔泓宙吹胡子瞪眼:“滚去跟她过吧,别在这碍我的眼。”他扭头上了车,刚把车门关上,问了句,“那姑娘多大了?”

    看着跟没成年似的。

    乔南楚笑:“成年了,十九。”

    好意思了,勾引人家小姑娘。

    “没结婚之前,给我放规矩点!”说完,乔泓宙就把车玻璃关上了。

    乔慎行还有话说,没跟老爷子坐同一辆车,他把乔南楚叫到一边。

    “你们以后要不要小孩?”

    乔南楚没犹豫:“不要。”

    乔慎行瞥了他一眼:“那你老子的香火就断在你这了。”

    “什么意思?”

    他没说,上了车,让司机开慢点。

    午夜已过,天好像更黑了。

    温白杨和周徐纺还在毛坯楼里。

    温白杨坐在一垒红砖上:“你们怎么找到我的?”

    周徐纺坐在她旁边的一垒红砖上:“你的耳环里有追踪器。”前不久温白杨还送了她一对。

    “是除夕那天知道的吗?”

    她知道她就是霜降,虽然从来没有摊开讲过。

    周徐纺点头:“你很会电脑,你不能说话,你来自大麦山,你也在御泉湾的便利店打工,全部联系在一起就不难猜了。”她蹲下,捡了块石头在地上写了一个名字,“你认识他吗?”

    霜降是苏梨华给她找的搭档。

    周徐纺觉得,他们现实里应该是认识的。

    温白杨点头:“他是我的手语老师。”

    周徐纺这下全部明白了,原来是她的恩人在中间牵了线。

    手机响了。

    周徐纺接电话:“喂。”

    是个陌生的声音:“是周徐纺周小姐吗?”

    “是。”

    对方说:“我是城北分局的值班民警,你男朋友在医院跟人打架,现在在局里,你有空过来一趟吗?”

    报警的人,其实是周徐纺本人。

    “有空。”

    正好,乔南楚过来了。

    周徐纺挂了电话,说:“我要去警局一趟。”

    乔南楚猜测:“江织不会在警局吧?”

    周徐纺点头:“那我先走了。”

    她开机车来的,温白杨嘱咐她路上小心。

    夜深人静,毛坯楼里只亮了一台大功率的电筒。

    乔南楚把坐在红砖上的人抱下来:“我爷爷让我过几天带你回老宅吃饭。”大概是老爷子看到他不要命了,就松了口,也算因祸得福。

    温白杨踮起脚,亲吻他。

    乔南楚扶着她的腰:“怎么了?”

    她刚刚哭过,眼睛还是红的:“以后不可以这样。”

    他明知故问:“怎样?”

    她急急忙忙地比着手语:“不可以为了我搭上性命。”

    这哪是他能做得了主的,他可管不住自己。

    他吻她:“以后再说。”手碰到她耳朵,他用手指摩挲上面那个月牙形状的耳钉,“这个以后要经常戴着。”

    这次算幸运的,其实平日里温白杨很少会戴追踪器,毕竟,她只是后勤。

    她点头,答应了:“你是怎么发现的?”

    他能通过追踪器找到她,一定是打开了她的工作电脑,也就是说,他不仅知道她是霜降,还知道她的老巢在哪儿。

    乔南楚解释:“周徐纺在御泉湾受伤的那次,你也去了。”

    “就因为这个吗?”

    “你当时戴了个草莓发圈,我在霜降的老巢也发现了一个。”从那时候起,他就怀疑了,还用海绵宝宝试探过她,“过后我去403查证了,你的据点果然还在那儿。”

    当初去家景园查的时候,他的确没把她跟霜降联想到一起,后来起了疑,回头再想,那次的确是他被她迷了眼,火灾的警铃一响,他就只顾着找她去了,中了美人计,除了那个草莓发圈,什么都没查到。

    怀疑之后,他就留了个心眼,在她执行任务的时候,追了她的ip地址,结果还在家景园。

    “你以前去那里查过,我以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的确,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的结论是,“所以,待我身边就行了。”

    只要他在刑事情报科,就没有人能查到她。

    “你会不会介意?”她想了一下措辞,“我是不法分子。”而他是警察。

    乔南楚正儿八经地回答:“介意是不介意,就是很想把你挖来情报科。”毕竟,她水平不是一般的高,而且警局有好几起案子,都是她和周徐纺提供了证据,是非黑白早就分不清了。

    她笑:“那你为什么不拆穿我?”

    “因为我是警察,拆穿你了,我就得明着徇私舞弊了。”

    她不是大奸大恶的人,也没有伤天害理,但也确实做了一些违法的事,比如入侵情报科。

    这要是别人,他还真得抓人。

    “对不起,不是有意要瞒你。”她解释,“我这个职业得罪了很多人,大多是穷凶恶极的人,我不想把你牵扯进来。”

    他是警察,专门抓穷凶恶极的人。

    他笑着把小姑娘脏兮兮的小脸抬起来:“刑事情报科被你耍着玩了好多次,你是不是得补偿我?”

    “你会抓我吗?我和徐纺没有伤害过——”

    她被他抓住了手,滚烫的吻落在她唇上。

    抓她?

    他那里舍得。

    城北分局。

    值班民警,叫齐润润。

    齐润润正在给两个打架斗殴、惹是生非的家伙做笔录,一个头发是蓝的,一个眼睛是蓝的,看上去都不是什么良民。

    齐润润打了个哈欠:“姓名。”

    那两位像大爷似的,两人中间隔着一米,各坐一边,两张俊脸都摆着一样的表情,——“瞅什么再瞅打你”的表情。

    这场景……

    说实话哈,挺像前几天为了抢富婆客人的那两只鸭子。

    齐润润敲敲桌子:“问你们话呢!”

    左边那个,桃花眼,长得像个妖精:“江织。”

    右边那边,高鼻梁,也像个妖精:“苏卿侯。”

    齐润润左看看又看看,很不能理解,有这等美貌,还打什么架,傍大款去啊!

    “身份证。”

    两人都把身份证拿出来了,中途对上了一眼,都是一副恨不得弄死对方的神色。

    齐润润把两张身份证拿起来一看:“你俩居然是同一天生日,挺有缘的嘛,怎么就不能好好相处了。”

    江织顶了顶腮帮子,妈的,肯定青了。

    苏卿侯舔了一下嘴角的血。

    “为什么打架?”齐润润盯着两张身份证中的一张,居然还是外国籍,漂洋过海来当鸭子?

    左边的鸭子阴阳怪气的:“他咬我。”

    齐润润问右边的:“为什么咬他?”

    右边的鸭子也阴阳怪气:“看他不爽。”

    齐润润嘴角抽抽:“你俩三岁小孩吗?”

    对视的两人同时转了目光,齐润润只觉得后背发凉,摸摸鼻子:“你俩伤势差不多,也没什么深仇大恨,如果刑事立案,双方可能都会留下案底,我建议你们和解。”

    左边的鸭子:“不和解。”

    齐润润看向右边。

    右边的鸭子:“立案。”

    “……”齐润润叹了一口气,他就像睡个好觉,他好难。

    隔壁,他的同事张飞飞也在加班,抓了个偷面包的小贼,那小贼是个问题少女,看样子就很鸡贼,眼珠子转得很灵活。

    张飞飞摔笔:“问你话呢,为什么偷人家面包?”

    女孩顶多十五六,染了一头红毛,发尾还带点儿绿,一双很大的眼睛花着夸张的烟熏妆,眨巴眨巴着:“警察叔叔,我可以跟他们关在一起吗?我不介意男女混住。”

    张飞飞:“……”

    大晚上的都不让人省心,好心累。

    这时,门从外面推开,有风吹进来。

    翘着二郎腿的女孩定睛一看,搭着的腿滑下去了,眼睛睁得很大:“我今天撞了什么大运啊,全是极品。”

    又来一个,人间绝色。